九寨沟震区近几日存在发生6级左右余震可能

2017年08月09日 19:23 来源:综合 作者:综合 参与互动

【九寨沟震区近近几日可能有6级左右余震  

29.jpg

据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报告,此次地震震中位置位于阿坝州九寨沟县漳扎镇,震区当地人口密度为6人/平方公里,九寨沟县人口密度15人/平方公里。专家会商认为在震区近几日仍存在发生6级左右余震的可能。

【九寨沟景区8月9日起停止接待游客】

30.jpg

九寨沟景区从8月9日起停止接待游客。具体接待游客时间另行通告。目前,已经预订了8月9日及以后门车票的游客可到阿坝文旅办理退票。

【地震云谣言  不可信不可传】

31.jpg

地震发生后,各方面已经立刻行动起来进行救援,但也有不和谐的声音传出,比如“地震云”可预测地震的说法就又冒了出来。其实,“地震云”预测地震根本没有科学性,云不能作为预测地震的依据。看到此类消息时,要保持清醒,不要人云亦云,以免引起恐慌,不信谣,不传谣。


科普知识:地震云的孕育与发展

“地震云”发展史

相信诡异的云就是地震的先兆,这个思路在古今中外由来已久。1624年,明天启年间,意大利传教士龙华明和高一志,摘录西欧古籍,写成一本《地震解》,呈送给太宰李崧毓。在第八章“震之预兆”里,其中第五个“预兆”就是“地震云”:昼中或日落后,天际晴朗,而有云细如一线甚长,震兆也。在中国古代很多关于地震的记载中,也都强调地震前有怪异的云雾。比如:1680年9月9日云南楚雄6.5级地震前“自西北起,黑雾弥天”;1815年10月23日山西平陆6.7级地震前“西南天大赤……夜有彤云”;1935年宁夏隆德县《重修隆德县志》“忽见黑云如缕,宛如长蛇,横亘空际,久而不散,势必地震”;1936年甘肃天水“是日天空布满积云,下午一时许聚起大地震”;1941年5月5日黑龙江绥化6级地震前“伪县府庶务科长看见,在西北天空中有如烟云的三系,其间带有黄色而明亮”……

日本奈良市长键田忠三郎和他的《地震云》

32.jpg

键田忠三郎,来自他写的《地震云》一书

“地震云”的说法在民间始终存在,但它之后作为一种“学说”被发扬光大,日本市长键田忠三郎功不可没。键田忠三郎曾担任日本奈良市的市长,他本人并没有任何地质或者气象方面的专业背景。从上世纪40年代,键田忠三郎开始推广“地震云学说”。他说:昭和23年6月26日,奈良市上空出现了一条异常的云,颜色和形状像一条乌黑的长蛇,横跨东西方向。我当时预报即将发生地震,引起了轰动。两天后,距离奈良160公里的福井就发生了大地震。键田忠三郎把这种云命名为“地震云”,还说在中国唐山大地震前两天,日本九州也出现了“像把天空分两半似的地震云”。(注:1948年6月28日下午5点14分,日本福井平野一带发生7.3级大地震,死亡3895人,福井市几乎遭到毁灭性破坏。)

33.jpg

福井大地震后的一片废墟

键田忠三郎用观测地震云的方法来预报地震,坚持了30多年,自称在1948年预报出了日本的三次7级以上地震,在1979年预报出了两次地震。80年代,他与日本九州大学的真锅大觉、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的吕大炯,合写《地震云》一书,1981年在中国出版。

35.jpg

1976年唐山大地震

上世纪80年代,是“地震云”在中国的黄金期。当时中国刚刚结束某疯狂年代,科学界百废待兴;而1976年唐山大地震留给中国人的恐惧和悲痛又太深,举国上下都如饥似渴地希望真能找到一种预报地震的方式。因此,“地震云学说”在中国广为流传,甚至一脚踏入了科学界。吕大炯曾于1981年在《科学通报》发表过《地震云观测》的论文,并在1982年出版《震兆云霞》一书。而民间的热情更加高涨,日本成立了“地震预知俱乐部”,中国也成立了“中国震兆云霞研究会”。

但是,“地震云学说”从未被主流科学界所接纳,地质或气象方面的专业人士都曾或委婉或直接地加以反驳。   美国地质勘探局(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USGS)曾明确表示:地震发生前的某种形态的云出现,与地震没有必然联系。中国气象局也曾表示:没有充分的事实证明地震与天气二者之间有内在关联性,也没有证据可以通过卫星云图来预测地震发生。随着专业科学认知的发展,“地震云学说”逐渐绝迹于严肃期刊和出版物。但在民间依然拥有广阔而深厚的土壤。

迄今为止,很多人依然相信看云就能预测地震,而一些民间“地震云专家”也依然在矢志不移地发布自己看云预测地震的消息,并拥有一定数量的信徒。

什么是“地震云”?

80年代,一些发表的“地震云研究”认为“地震云”共有三种类型:条带状、辐射状、干涉条纹状。并附上了实拍照片。今天我们回头看,尽管年代久远,照片模糊不清,但依旧可以辨认出这些“地震云”,其实在云的科学分类中都有对应种属,而且很常见。

36.jpg

比如“条带状地震云”,其实是荚状层积云或者荚状高积云。当年拍摄的“条带状地震云”,来自1986年《初论地震云》,自然杂志。

37.jpg

再比如“辐射状地震云”,其实是辐辏状高积云。当年拍摄的“辐射状地震云”(来源同上)。

38.jpg

再再比如“干涉条纹状地震云”,其实是波状高层云。当年拍摄的“干涉条纹状地震云”(来源同上)。

如果说80年代的“地震云研究”,还试图用一些科学方法来对“地震云”作出一些限制和区隔;那么现在,在“地震云”已经彻底退出科学界后,如今的民间“地震云专家”则显得更加奔放和随意。他们把一切“怪异”的云都指为地震云,但“怪异”是一个主观词,到底什么样是怪异什么样是不怪异?完全没有客观标准。

39.jpg

江西婺源波状层积云

比如2016年2月17日下午,江西婺源出现的这种云,被说成是地震云,引起一阵恐慌,但这实际上是波状层积云。

40.jpg

潍坊波状层积云

2010年1月7日潍坊,也说有地震云,这还是波状层积云。

41.jpg

长春透光高积云

2017年7月28日,长春刷爆朋友圈的“地震云”,其实是透光高积云。

现在你打开搜索软件,搜一下“地震云照片”,将看到各种高积云、各种层积云、各种卷云、各种卷积云……而它们其实都是天空中再常见不过的云——如果你经常抬头看云的话。

42.jpg

航迹云

甚至还有飞机喷出水汽形成的航迹云(俗称“飞机拉线”)也被指为“地震云”,难道飞机飞过也是地震征兆?

网上形形色色的“地震云”,以高积云或层积云居多,因为这两种云容易形成波状、絮状、透光、放射状、荚状等“怪异”的样子;再加上有时在傍晚或早晨,染上了晚霞或朝霞的颜色,就更被疑为“天有异象”了。

“地震云”的高命中率

当然,“地震云专家”能长盛不衰,也并非浪得虚名,人还是有一套很具迷惑性的“证据”,这就是高命中率。

比如,他们说:中国512汶川大地震的前3天,在山东临沂出现“绳纹状的地震云”;中国四川雅安地震的一周前,杭州上空出现“地震云”;2008年6月1号巴士海峡地震前一天,合肥出现“地震云”……

43.jpg

512汶川大地震

说上三五个例子,一般人就被唬住了,觉得是呀是呀,这么多次都命中了,就算不全信,也没法全不信了。

那么,为什么能多次命中呢?网上几位知名“地震云专家”,他们的路子就是:先贴一张“怪异”的云出来,宣布为地震云。之后,在短则几天、长到一个月的时间范围内,全球任何一个地方地震了,都算“命中”!要按着这个精度,天气预报就可以改成“今天明天后天乃至一个月内,全球总有一个地方将会下雨”,这准确率也能分分钟飙到100%,想降都难。

44.jpg

“地震云专家”眼中的“地震云”

还有不少“地震云专家“的粉丝吹捧说“比天气预报准”——真是令天气预报员们男默女泪。有人说,地震能跟下雨比吗?下雨是常事,地震是小概率事件啊!很多人总以为地震很罕见,能“命中”几次就是神算子了。其实这是个误区,事实上地震每天都发生。据统计,全球平均每年发生500多万次地震,每天都要发生上万次。咱就不算那些小地震了,就光算≥5级的破坏性地震,全球每年发生1000次,差不多每天都得发生两三次。

换句话说,任何人,随便朝天一指、掐指一算,随口说句“今天全球会发生5级以上地震”,他都稳赢不输。更何况“地震云专家”还把时间放宽到一个月以内呢。“地震云专家”自称“多次命中”,这都属于谦虚了,其实他们是“每次命中”,逢测必中。

地震云的“理论依据”

“地震云专家”们还提出了一些“理论依据”,试图从物理、大气科学、地质学的角度来证明地震云的“科学性”。思路都差不多,大概就是说:在地震前的“孕震期”,大地积蓄很多能量,这些能量会以“地热”“波动”“振荡”“次声波”“电磁辐射”“高能水汽”“带电粒子”等形式,从“断裂缝泄射出地表”“上逸到空中”,影响云的形状,出现怪异的地震云,之后就会发生地震。这些专业词汇其实经不起科学验证和推敲。

现如今,地球上从地表到高空已经密布各种的监测仪器,无论是能量、波动、振荡,还是水汽、次声波、电磁辐射……都能被精准地监测到。假如在地震前,它们真的从地下冒出来、再到达天空、再体现到云的形态上,那所有这些仪器,怎么可能全都无动于衷、监测不到任何异常数值呢?反而要等它们折腾到云上去,再由人眼来辨认?这些质疑已经被反复提出过多次,然而“地震云专家”们永远视而不见。

心理聚焦效应

“地震云理论”能在民间收获信任,也源于大众的心理需求。当人们遭遇诸如地震这样的重大灾难后,往往会反复回忆起事件发生前的各种细节,并倾向于认为这些细节是“罕见和异常”的。其实这些“罕见和异常”经常发生,只不过平时人们不会去特意观察和记忆罢了。这被称为心理聚焦效应。那些看似怪异的“地震云”,也是这个道理。

波状层积云、透光高积云、絮状高积云…这些其实都是很普通和常见的云,每天都在世界各地的天空出现。但当它碰巧出现在某次地震之前,就会被人赋予特殊的“天兆”含义。

45.jpg

看似怪异的“地震云”

在地震这样恐怖又突然的天灾面前,人类显得太过于渺小和无力,所以古往今来,人们都希望能有一种简单直接的方法(比如看云),来预先判断地震的出现,能让人们有机会逃脱厄运。正是由于满足了人类的这种心理需求,“地震云理论“永远都会有追随者。




责任编辑:华璨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中华时报中文网保持中立

用户名: 密 码:  

版权所有@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责任声明 联系我们 记者查询
大陆热线:18903072514 香港热线:+852 56648468  投稿邮箱:nsj168@yeah.net 投诉邮箱:hkctct@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