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
无业游民
无业游民
阅读:258回复:0

【转载】以彭隆荣为首南田农场腐败团队所谓的“南田政绩”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7-27 09:20
以彭隆荣为首南田农场腐败团队所谓的“南田政绩”

海南省国营南田农场原场长,现神泉集团董事长彭隆荣是一个“造假场长”。在他掌控南田农场经济政治大权的二十多年的时间里,结党营私、以权谋私、侵害职工权益,对上级领导机关采用瞒上欺下,弄虚作假的政策,对农场职工进行利益侵占、挪用、截留、甚至采取打击报复的手段。南田农场在没有合法征地手续的前提下(特别是国务院批文),打着“神州第一泉”的幌子。采用诈骗、暴力圈地、虚假诉讼等非法手段毁掉大片的橡胶园、芒果园、基本农田等,与开发商勾结,如今已非法倒卖国有农用地近万亩。非法开发土地获得的大量资金,不是用来改善农场职工的生产生活条件,而是用来铺设自己的“康庄大道”,在海南省、乃至全国创造一个全国劳动模范、时代领跑者的“荒谬”神话。现将主要事实举例陈述如下:
1991年11月,位于海南省三亚市南田农场的赤田水库破土动工,赤田水库征地和移民安置工作于1991年4月开始,三亚市市政府将距离淹没区7公里外的林旺镇仲田水库下游一片3000多亩土地规划为移民生产农用用地和生活安置区,但南田农场趁机将这块土地私自囤积,随意搞所谓的“拍卖”、“出让”,造成大片土地荒芜,移民无地耕种。其又大肆侵吞赤田水库移民后期扶助金共计2724万元(水库移民扶助金享受20年,每人每月补助50元)。三亚市政府拨发给水库移民安置补偿款1432.179万元,水库移民只得到每人38元的搬运费。
1994年以彭隆荣为首的南田农场“腐败团队”明目张胆侵吞全场每位教职工1500元,总额为60万元(上级年终拨款)至今未发。
1998年以彭隆荣为首的南田农场“腐败团队”又侵吞全场每位教职工一个月的工资(克扣一个月的教职工工资)至今未发。
2002年7月12月,退休职工开始大幅度增资,平均每人月增资207元,而集团农场领导拖到2003年1月才发给退休职工(每位退休职工应补差额6个月)。6个月总计1242元被农场侵吞(全场当时有近5000名退休职工),每位退休职工的半年增资额至今仍被截留,未发给职工。全场5000多名退休职工的增资额,彭隆荣竟敢截留,至今仍然不发还给退休职工,其中大部分退休工人已去世。
2006年,上访人(归回华侨)陈兴仗(原修理厂退休工),今年已83岁高龄,当时因反映农场截留退休职工的增资问题,莫名地被公安机关以扰乱公共秩序罪给予治安拘留15天,2006年6月15日-2007年12月9日又以涉嫌诽谤罪被监视居住长达一年多,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2008年,彭隆荣任海南农垦总局副局长一职,已不担任南田农场场长,不再是南田农场的法人代表,为何还在一直掌控南田的经济和政治大权? 是谁赋予了他这样的特权?
2008年8月,南田农场借“开发”之名,欺上瞒下,谎报用地面积建设“高尔夫球场”。高尔夫球场实际征收革命老区南头一队、二队农用地4000多亩,对外公示仅为2280亩(含500亩良田),隐瞒用地面积1720余亩。使具有革命传统教育基地的革命老区——南头队从版图上永远消失,而被征地范围内的民众安置、生产、生活无着落,至今生活依旧贫困。
2009年8月在南田中学校园内,彭隆荣指使下属上演了一幕精彩的“节目”,为了获得由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央电视台承办的“时代领跑者——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具有影响力的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作假选票,有群众反映:有许多的干部,职工甚至中学生集中在中学校园内用了两个多星期的时间,盗取各种身份证号码,为彭隆荣填写假选票,全场职工听了之后都义愤填膺。
2009年开始每年年底,由于彭隆荣挪用全场职工的独生子女费10多年,农场职工杜海潮都到计生办追问,得到的答复是“请示领导”。被逼无奈之下,走上访这条路才追回职工该享受到的“部分”权益。
2010年,海南省农垦总局下达《琼垦局字(2010)66号》,而集团农场领导却有意不执行上级领导机关的指导精神。职工找领导要求安排生产生活用地,回应是没有空地。而与“开发商”合作使用土地,却不上报批建。如今,许多的在职无岗无土地的职工,变身成“三无”职工(没用土地,没有工作,没有待遇),就连养老金,医疗保险金都要职工自己全额支付。住房公积金的待遇,职工就更不用去幻想了。以彭隆荣为首的南田农场“腐败团队”借危房改建之名大肆敛财,上级拨发给职工的住房补助款让职工签名后也不发到职工手中,全部以上级有关部门未验收为由,被农场干部侵吞,以及梁家新、梁晓雁等多位职工的社会保险金也被侵吞。
2010年下半年三亚市政府发给三亚市城镇居民每人每月30元的物价补贴,被以彭隆荣为首的南田农场“腐败团队”拖至2011年7月才开始发放给全场的家属、小孩。农场从中又侵吞掉三亚市政府发给当地2万多家属、小孩的物价补贴(共计十二个月)。
2011年,国营南田农场海燕分场辖区内新建一栋六层的“职工安置房”,其实这栋“职工安置房”是建在南田农场海燕分场海鸥队职工宋文法(2亩水田、当时正在抽穗)、职工家属倪能香(2亩冬种瓜菜地)、职工子女家属倪能清(1.1亩冬种瓜菜地)等人的生产生活用地之上,其实被南田农场当权者强行霸占之后建造起来的一栋职工安置房,后倒卖给河南某煤炭企业。2007年9月,农场领导指使下属在没有征得土地经营者同意的情形下,强行将高铁隧道中挖出的砾石倾倒在职工赖以生存的良田之上。事件发生后,宋文法经多次交涉后,得到赔偿青苗补偿款2000元。倪能香仅赔得一棵芒果树(150元)、一棵椰子树(150元)共计300元的赔偿款,倪能清未得到分文赔偿。宋文法、倪能香、倪能清于2013年7月1日的证明。其后,南田农场领导竟然明目张胆地在海燕分场辖区打着职工建房横幅,将一栋六层的“职工安置房”,以每套50万元的价格将上5层建好的房子全部出售给外地人,这种官商勾结的行为在农场职工群众中造成极坏的影响。海燕分场海鸥队退休工人黎秀琼(侨眷属),原居住新建职工安置房的地面上,属于搬迁户的她不仅得不到安置房(该安置楼被农场领导以每套50万的价格卖给外地人),还被诱骗搬进废弃多年的发电机房(该发电机房建在与地方有争议的土地上)。
2011年9月13日,南田召集农场干部、本场的农垦公安分局、农场保安等数百人,对“与开发商不合作”的南田农场东风队职工陈海明的芒果园(农场内部职工的农用地)的芒果树进行强行砍伐,众多职工对农场勾结开发商不按“先安置后拆迁”原则,并强压职工接受其所谓的“补偿标准”、暴力强征强拆等做法非常反感,群众自发阻拦并对其讨要说法,结果南田农场利用职权调动三亚市公安局防暴警察对群众开枪射击,造成10名群众受伤,引发震惊本地的“9.13”枪伤流血事件。随后其对各家报社予以“封口”,并将网上反映事件真相的关键内容删除、淡化,张贴横幅麻痹群众,欺骗上级领导。
2011年10月15日,南田农场张贴了一纸公告。公告称:“9.13”事件属暴力事件,属违法行为,要求涉嫌的群众在10月30日之前投案自首。公告下属盖着三亚市公安局、三亚市人民检察院、三亚市人民法院的公章。南田农场东风分场副场长刘兴华给当地群众做“工作”,以“何人判几年”、“没收财产”“弄死你”等理由来恐吓、利诱当地群众“投案自首”…..
2012年,农场“四个一”实现小康目标掺杂大量水份,大多数下岗职工至今既不安排工作,又不安置土地,在社会保障局的缴费账单上,农场还要假借单位缴费的名义让职工全额支付社会保险金。这就是彭隆荣所谓的“一份产业”4000多栋职工自建芒果楼,彭隆荣是怎么造假出来的?众所周知全场范围内职工自建芒果楼不足300栋(事实上全场仍有近千户家庭居住在二、三十平方米或五、六十平方米的老住房,有的老职工仍住在65年建造的危房里)。有的职工没有工作,没有土地,连职工应享受的福利待遇或五保一金都要自付,农场把这类职工野蛮地划分为自谋职业职工,这是什么世道?职工已自建4000多栋芒果楼作何解释?1993年“南田温泉”开发至今,谁能证明南田职工的任何一人持有股权证?职工们只是知道过年的时候农场干部可以领每人2万-10万不等的“职效奖金”,而下岗职工只领取20元的“红包”,这就是彭隆荣所谓的“一份股份”?
2012年2月24日下午3点半钟,上访人袁振坤(响水分场南旦队退休职工)在自家芒果园内,突遭4名蒙面男子闯入,并将其打成重伤,现在落下了后遗症。案件为何至今未公开处理。
2013年,彭隆荣在集团农场开年大会暨三级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中(以下简称讲话)有一段:从1992年底开始产业结构调整,明确提出领导干部不准多占地和“三个不准”,确保土地分配的均等化、公平化和公开化。而彭隆荣却带头占有42亩芒果地(在海燕分场辖区内,承包人姚冬华)还有群众反映:在长田分场辖区内,姚东华在几年前将一个30亩芒果园卖给了福建人。
2013年4月15日,南田农场领导班子在时任海南农垦橡胶集团副总经理彭隆荣的授意下,在没有合法征地手续的前提下,联合三亚执法局、三亚特警支队等单位的二百多人,采用暴力的恶劣手段,在没有告知幷与承包户协商同意的情形之下,突然强行用铲车压断多棵芒果树,幷将黄招珍等5户的新建住宅强制拆迁。在强制拆迁民宅过程中(没有合法手续),10多名执法人员将吴振东、吴振飞两兄弟用来拍摄残暴现场画面的两部手机抢夺下后,将手机打烂,毁掉罪证,并将前往说理的吴国民打伤,随后,又将说理的董洪才以妨碍公务罪行政拘留7天,这就是南田农场倒卖国有土地的真实写照。
2013年9月3日,南田农场在没有对群众依法办理土地征收安置、补偿的情况下,与开发商勾结并以其开发商的名义对农场承包经营职工提起“侵权”的虚假诉讼多宗,欺骗法庭。其中,法庭对职工黎开雄(原水库移民)以南田农场和开发商的虚假诉讼和职工黎开雄等未到庭为由作出缺席判决,南田农场带领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藤桥法院对黎开雄等强制执法,强行铲除了职工辛苦耕种了二十年的农作物。
2013年9月13日(中秋节)前夕,南田农场每户家庭在收到猪肉(每人两斤),竟意外收到三本超大出版刊物以及两盒歌曲光盘,刊物的内容都为宣扬彭隆荣所谓的“南田政绩”。
2014年1月,南田农场由于“拆迁“工作做不下,就状告农场职工张家堤所属在自家承包地内的铁皮房“违建”,要求其自行搬迁。
2014年3月,南田农场披上法律的外衣与开发商神州泰岳公司,在没有依法对承包经营到至今已有19年的职工黄小清、梁金清做任何安置补偿的情况下,以黄小清、李勇坚夫妻,李海德、梁金清夫妻侵犯神州泰岳公司土地使用权提起虚假诉讼。开发商跟着海南省公安局南田公安分局(琼00997)警车到藤桥法庭开庭(有100多名职工可证明),以此向坚持原则的人民群众示威和施压。用同样的手段,以三亚天宝盛投资有限公司为原告控告高开清、苏玉连,第三人海南省国营南田农场恢复原状纠纷一案,法院于2014年3月17日立案受理。
2014年6月19日16时,海南农垦总局纪委第三派驻组、公安局副局长来到南田农场东风分场来了解赤田水库搬迁安置问题、“9.13”事件、“9.3”事件,幷对该等等事件做终结处理。农垦公安局长称“公安办案只要求结果”,警告当地群众别再继续上诉,否则要立案抓捕“6名重犯、23名嫌疑犯”……
2014年7月8日15时,下岗职工薛俊明、黄凤霞、李勇坚、职工兰开英等多位群众前往接访地点藤桥机械厂,等待领导接访。职工等了一个多小时,不见接访领导接访(践行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大接访),这是赤裸裸的弄虚作假行为。
这就是彭隆荣所谓的“南田政绩”,现今南田美好、繁华的背后总是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丑陋和邪恶。农场职工在他的“黑暗统治”下生活了20多年,许多的农场职工在农场所谓的开发中根本得不到实惠。许多贪污腐败的问题一经职工上访,甚至打官司,便被农场买通各种“关系”给摆平。非法征地依然继续着,许多农场职工即将面临“一征回到解放前”的境地,但是我们深爱着我们身在的这片土地,依然相信党、相信政府能够驱散笼罩在这片土地上的层层“浓雾”,还照耀在这片土地上并温暖人心的那片“阳光”。

2014年7月10日
http://bbs.tianya.cn/post-free-4485426-1.shtml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