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成
贫民
贫民
  • UID338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3
阅读:306回复:0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两起重大医疗事故,两死一残。地方官员官官相护。写给内蒙古自治区书记李纪恒、主席布小林的公开信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07-25 17:26
地方政府门槛太高,我们老百姓进不去。求媒体为我们报道!






主题: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两起重大医疗事故,两死一残。地方官员官官相护。写给内蒙古自治区书记李纪恒、主席布小林的公开信




写给内蒙古自治区书记李纪恒、主席布小林的公开信。
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草菅人命·两起医疗事故“两死一残”
一针催产素使人妻儿双送命

误将胆总管切断人残险送命

逝者难安息,维权讨公道

事故一:“一尸两命”

我叫高玉成(身份证号码15270119750611543X),家住:是死者张俊琴的丈夫。我主要是代我死去的妻儿向各级领导反映鄂尔多斯中医医院无能却敢草菅人命,不到二分钟的皮试、一针催产素注入本要剖腹产的我妻子张俊琴体内,致我妻子和一个足月女婴死亡。

2016年8月28日下午,我携带即将临盆的妻子张俊琴来到鄂尔多斯中医医院待产,交了5000元押金,办理了住院手续。之后做了胎心检查,在征得主治大夫同意后当晚6点左右请假回家,次日即8月29日早晨6点30分,夫妻二人高高兴兴来到鄂尔多斯中医医院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到来。7点左右给产妇输液,8点40分左右院方又给产妇做了皮试,结果皮试不到2分钟产妇出现呼吸困难,嘴唇发黑,意识模糊等现象,院方立即开始抢救,大约40分钟左右,院方通知胎儿已经死亡,1小时左右院方告知我产妇需要输血,拿

我现金1000元,20分钟左右院方医生又通知我说钱不够,又让我下去交钱,共花费1375元。中医医院已经将中心医院的大夫请来,双方进行会诊后,告知我产妇没有排尿,只有做血筛查才可以排尿,但医院没有相应的救治设备,需要尽快转到就近的鄂尔多斯中心医院重症病房。在征得我的同意后,双方医护人员将我妻子张俊琴在10点50左右转到中心医院继续抢救,12点左右中心医院大夫给我下达病危通知书,医护人员继续抢救,大约1点左右中心医院通知我产妇已经死亡。面对这一结局,如晴天霹雳令我根本无法接受,为什么就在1个多小时之内输液中途,做了个不到2分钟的皮试后就致人死亡了呢?而且死后七窍大量流血,皮肤多处流血不止,而且流出来的血都不凝固。这到底是为何呢?医院都不愿意给我一个解释?中医医院没既然有相应的救治设备,怎敢随意接收剖腹待产孕妇呢?试问一个连基本设备都不齐全的医院如何能随意接受病人呢?而且病人在期间出现的种种症状,院方都没有给予家属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且诊断证明上面的本人签字和我妻子本人的笔体根本不否,我记得很清楚,我们根本没有签署过类似的文件。他们咋么可以这样伪造签名呢?到底用意何在?

妻子死后在中心医院一直停留到第二天下午,在这期间俩家医院大小领导和大夫无一人过问,也不给痛失妻儿的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反而中心医院一直催促将尸体拉走。妻子

死后,无奈之下我报了警,打了卫生局电话,卫生局却迟迟不给封存,直至第二天下午4点才将俩家医院病例封存完毕,警察竟要将我妻子的尸体强制拉去殡仪馆。一个非正常死亡的尸体不经过相关机构的死亡鉴定,不经过相关部门的调查检验,警察就要直接拉去殡仪馆,如同一个病毒携带体一样被毫不尊重的要拉走处理。试问这些所谓的“救死扶伤的医院和医生们”、所谓的“只为查出一切真相还人民一个公道的、人民的公仆”他们此时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到底视人命为什么?人间正道为哪里?

事后,无奈之下,我只好走司法程序,2016年 月3日委托鄂尔多斯市安泰公司司法鉴定中心,将我妻儿的尸体进行解剖。解剖后过了三个星期后仍没有结果,安泰司法鉴定中心提议我做进一步鉴定,走投无路的我只得和医院,安泰司法鉴定中心三方达成一致,共同将尸体样本于9月26日送到西医科大学进行进一步检查。试问为何三个星期都无法给我一个解剖结果?现在的各个机构到底是干什么的?人民滔天的事情面前都没有一丁点的办事效率?

妻子出事后,我找到了相关的卫生局、医调委、信访办、打了公安局、鄂尔多斯中心医院及好几个市长热线。所有单位都相互推脱,踢皮球一样把这人民滔天的事情推来推去。

我向安泰司法鉴定中心一直催促要鉴定结果,直至2017年1月9日才拿到结果,可是山西医科大学出的结果上的日期写的是2016年12月12日。结果早就下来,为什么鉴定中心迟迟不给结果呢?为什么所有的单位都仿佛串通一致,隐瞒真相呢?鉴定结果明明为:我妻子和胎儿没有任何疾病。但为何妻子却浑身及七窍流血而亡呢?

我拿上司法鉴定结果去找医院,领导李寿庆仍说不出妻子的死因,而且好像和医院没有任何关系似的。我心有多痛、有多恨、有多悔!痛失妻儿、痛恨这些草菅人命、无视法纪不为人民主持公道的所谓的人民公仆、悔恨当初把所有信任把自己妻儿的生命放心的交给了医院。找卫生局领导,把我指向医院和医调委,找医调委扔把我指向医院,无奈又向区信访办,信访办又把我指向医院,去市政府工作人员拦截不让我见市长,达市长热线到现在仍没有一个回音。我找了无数次医院,没有一个结果,找分管医院的领导,无一人出面解决,相互推脱。

苍天啊,到底谁能为我做主?市长、卫生局局长你们不是共产党的干部吗?你们不是人民的公仆吗?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们不管吗?我现在和我自闭症的儿子吃饭都成了问题,死了的人无法安葬,活着的人也逼上了绝路。到底谁能还我一个公道呢?朗朗乾坤,青天白日,我的世界却如同人间炼狱,有理无

处说、有冤无处伸。恳求各位领导能给我一个活下去的支撑,让我能对这个世界还有所怀念,有所期盼,有所信任。

事故二:误切胆总管人残险送命

我叫贾新民,男,汉族,再此我主要是代已被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致残为六级的妻子,向各级领导反映鄂尔多斯中医医院无能、无设备、无技术却敢随意治疗病人致残的医疗事故。

我妻子扎格苏,女,现年33岁, 2016年身感间断性腹部疼痛,于2016年4月7日到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入院治疗,被误将胆总管切断,发生胆漏。当时入院诊断为:胆囊结石。入院完善相关检查后院方告知患者及家属拟行“腹腔镜胆囊切除术”,随后家属要求云瑞东医师为其手术,但手术前家属及患者一直未见云瑞东医师。2016年4月7日15:00时,院方为患者进行“胆囊切除术”,术中因医师失误,误将胆总管切断,发生胆漏后转请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折占飞主任术中会诊,中转剖腹探查 ,折院长来的途中。疑似正在实施手术的医生和手术护士在手术室吃盒饭。

具体医疗过程: 2016年4月7日23:00时,手术结束,我妻子被转入ICU观察抢救,手术历时8小时。随后在鄂尔多斯市中医院住院治疗,术后我妻子一直出在头晕、气短等

现象,就此医师诊断患者贫血,后输血治疗但仍未见好转。于2016年4月17日晚11点左右,我妻子突然发生腹部剧烈疼痛,当时因为是晚上只有值班大夫,值班大夫做了心电图,B超等检查未找出疼痛原因,最后为我妻子注射了两针止痛针,但未见好转;次日继续进行检查观察,但仍未找出疼痛的原因; 2016年4月19日早,我妻子在医生和我家人的陪同下来到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做了肝胆核磁检查,查出胆漏,医生建议立刻转院。2016年4月19日,在管床大夫郭志杰的陪护下坐120急救车转入包头第二附属进行治疗。入院后完善各项常规检查,于当天下午15时,为我妻子进行ERCP术,未成功。于2016年4月19日20时,院方再为我妻子进行“腹腔镜下胆管探查,肝总管引流术”,术中用吸引器吸出胆汁约600ml,见肝总管右侧有瘘口,有胆汁流出,胆总管明显充血水肿,因考虑腔污染,故不宜行一期缝合修补,故决定做肝总管引流术,用脑室引流管1根沿着瘘口插入肝总管,文氏孔留置腹腔引流管1根,盆腔引流管1根。手术于2016年4月19日22时结束,随后在包头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出院前拔盆腔引流管1根,留肝总管引流管1根、腹腔引流管1根,于2016年5月5日出院。出院医属:注意观察引流管每日量及颜色,定期换药,术后4月到半年进行胆肠吻合术,门诊随诊。出院后的一个多月,因腹腔引流管未见有液体引出,我妻子又到包头第二附属医

院进行了B超等检查后将腹腔引流先拔出1公分长进行观察,待三天观察后仍未见有液体流出,最后将腹腔引流管拔出,留肝总管引流管,继续回家观察。于2016年8月29日,我妻子再次到包头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入院后完善各项常规检查。于2016年9月4日14时于手术室全麻+硬膜外麻醉下行剖腹探查:胆总管成型术、胆总管-空肠ROUX-EN-Y吻合术。随后在包头第二附属医院住治疗,于9月15日出院。此次事故,导致我妻子终身需要药物维持,以后很有可能也无法再次生育。身为独生子的我,如今只有一个女儿,难道一次简单的生病就因那位无名的医生的手误而要断送我们一家人的血脉传承吗?那本该“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却瞬间变成险些送人性命的“地狱恶魔”,也断了一家传承的希望。这个公道该找谁去讨要???天理何在???正义何在???

一个本来很简单的“胆囊切除术”,却因术中医师失误,误将胆总管切断,发生胆漏进而引发一系列的后续治疗与抢救。身为医护人员,连基本的人体构造都不知,基本的医疗常识没有,却敢把人体当豆腐随意切?

我们一直怀疑手术不是云瑞东所做,一个专业的手术医师应该不会犯如此低等的医疗错误。所以我们想了解真相,我们多次向院方提出要调取监控视屏,但几个月下来院方不

给提供。我们又向卫生局求助调监控视屏,卫生局多次协调院方还是不给,万般无奈下,只得向市长热线打了几个月,打了十几次市长热线,工作人员一直说在催办,调一个能调大半年?这工作效率也太高了吧?但至今无果。我们给中央写信被鄂尔多斯市机场的公安扣留,返回当地邮局。(邮政查询码:1084579627723,1084579626323)

看来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的院长李寿庆根本不把卫生局放在眼里,不把市长热线放在眼里,也就等于不把市长放在眼里。这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干部人民的公仆?这还配不配做共产党干部?难道说鄂尔多斯市已经不再是共产党的单位?是他李寿庆的独立王国了?卫生局管不了、市长也管不了。我们投诉无门,只能上访,希望各位领导能查明事实,还我们一个公道。中央巡视组: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隐瞒真相、涉嫌玩忽职守、涉嫌伪造病历。卫生局庇护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到现在卫生局没有对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的两起医疗事故的医生和医院做任何处分。现在卫计委也明目张胆的庇护中医院,鄂尔多斯市共产党的干部如此黑暗,我们两条人命对于鄂尔多斯市共产党干部来说一文不值?就连中央巡视组他们都不放眼里,请李总理实事求是查明真相给我们老百姓一个公道.卫计委迫于中央巡视组的压力给了我们一份书面意见函,大夫医生吃盒饭的证据就是医院的监控,卫计委说据他们的调查吃盒饭不属实,那么请问卫计委你们的证据是什么?说服力在那?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包庇吗?在此我们也提醒广大市民别去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就诊了,存在生命危险,我们两家就是前车之签,出了事官官相护!我们给中央巡视组反应,中央巡视组转到鄂尔多斯市政法委,政法委转到市委,到了市委就犹如石沉大海。

现在我请求李纪恒书记、布小林主席:

1、 依法给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降级,别让这家医院坑害老百姓了。

2、 依法追究鄂尔多斯市中医医院院长李寿庆和副院长王利祥的隐瞒真相、伪造病历、包庇下属、玩忽职守、不作为的责任。

3、 依法追究卫纪委主任:何涛、副主任:布仁的玩忽职守、不作为责任、包庇中医医院。

4、 依法追究妇产科医生姚美琴的法律责任。

5、 依法追究狗腿子市长秘书张秘书的不作为责任。

6、 依法追究鄂尔多斯市机场公安私自扣押我们的上访信件的责任。

7、 依法追究鄂尔多斯市是检察院的不作为责任。

8、 依法追究康巴什刑警队的不作为责任。

9、 我们听中医医院内部的工作人员说该医院的CT、B超的设备没有验证,卫计委保护中医医院,至今不给说法,看来情况属实。如果属实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10、 依法撤销市长热线,因为市长热线是糊弄老百姓的政治工具,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11、 依法追究医生云瑞东、郭志杰、还有在手术室吃盒饭的大夫和护士的们。

向李纪恒书记、布小林主席致敬!

举报人:死者家属:高玉成,联系电话:13848770163.残者家属:贾新民,联系电话:18248087077

图片

游客

返回顶部